是去年的某个时候,偶然知道了Dash Berlin要来成都的消息,可惜1月30号他来的时候我正好不在,还为此懊恼了一阵子。但似乎是因为一些原因延期了,改到了现在这个时候,也算顺了我的意。

高考前期待着以后能出门玩,去各种音乐节,而病毒让这些想法一直没能实现。在这个时间节点,有一位外国艺人愿意隔离两个周来华演出,是一件多么可贵的事情。这是第一次去看国外制作人的演出,虽时间和形式都不是我所想象,但也是很期待的。也很感谢一位大佬的帮助,让我拿到了合照和签名,这些之前也是我没有期待过的。

但说实话,事后我还有点失望的。之前宣传的是会有Trance,但现场放的Trance寥寥无几。我也明白,有些事情变了。不仅是世界被病毒改变了,你也变了。你不是做Trance的那个Dash Berlin了,其他两个人离开之后,Coming Home也成了最后的好作品。而现在,你甚至失去这个名号,你只能是Jeffrey。在开场前,我们突然接到消息,所有印有Dash Berlin的旗子都不能用了,因为这个名字产生一些法律争议。我知道,这不是你的错,只能说人心不敌岁月。我还在想,当你只身冒着感染的风险来到异国,在台上演出的,放着EDM而不再想到Trance的时候,你的心中是哀叹还是释然呢?

怎么说也十多年了,变的不只有你一个,作为一个看客我能想到的也只有怀念和惋惜,只是觉得,不该是这样的。小而美就一定要变成大而丑吗?岁月到底磨灭了多少人向往的美好的作品啊......

人要是选择怀念过去,终究是会失望的。就算过去真的好,现在真的坏,也只是时代的弃子。